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被哈马斯释放的以色列女孩:已习惯不发出声响巴勒斯坦获释囚犯仍面临禁令

时间:11-30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32

被哈马斯释放的以色列女孩:已习惯不发出声响巴勒斯坦获释囚犯仍面临禁令

当地时间11月24日上午7时,以色列与哈马斯为期4天的临时停火协议开始生效。按照双方达成的协议,哈马斯将在4天内分批释放50名此前被扣为人质的以色列妇女与儿童。作为交换,以色列将释放150名在囚的巴勒斯坦妇女和儿童。据悉,在卡塔尔和埃及的斡旋下,双方同意将为期4天的停火协议再延长2天(即到本月30日),以释放更多在加沙地带被扣押的以色列人质。另有一名接近哈马斯的消息人士透露,哈马斯准备将与以色列的停战期再延长4天。9岁的爱尔兰裔以色列女孩埃米莉·汉德是此次被哈马斯释放人质中的其中一位。在10月7日哈马斯的突袭中,埃米莉被劫持到加沙地带,并在此过程中度过了自己9岁的生日。当地时间25日,作为被哈马斯释放的第二批以色列人质,埃米莉终于回到了父亲的怀抱。埃米莉和父亲团聚被绑女孩父亲:没人打她,但她已习惯不发出声响埃米莉的父亲托马斯·汉德称,当哈马斯突袭以色列贝埃里定居点时,埃米莉正在其朋友希拉家。哈马斯成员将埃米莉、希拉及希拉的母亲拉亚一起带走了。当时由于情况混乱,托马斯也被困在家中,无法联系到自己的女儿。大约两天后,定居点的社区领导人告诉托马斯,声称看到了埃米莉的尸体。“他们当时说,我们找到埃米莉了,她已经死了。”不过在近一个月后,以色列军方却告诉他,“埃米莉极有可能还活着,并且成为了哈马斯的人质”。根据军方的情报和信息,他们没有在贝埃里定居点的遗骸中找到埃米莉,埃米莉此前住的房间里也没有血迹,而希拉一家的的手机信号则显示其已经在加沙。这让绝望中的托马斯看到了一丝希望。时隔近两月后,托马斯再次见到了女儿。“门突然就打开了,她就朝我跑来。”托马斯回忆起当时的场景称,埃米莉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也有些懵,仿佛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原来,埃米莉以为爸爸也被当作人质被劫持去了加沙。在紧紧拥抱后,托马斯才仔细端详起女儿的脸,“她瘦了很多,面部都凹陷了下去。脸色也很苍白,头发上长满了虱子”。更令托马斯惊讶的是,当女儿同自己说话时,声音小到根本听不见,“她已经习惯了不发出声响,我只有将耳朵贴近她的嘴唇,才能听到她在说什么。”回到家之后,埃米莉爬上了自己的床,躲在被子里哭泣,“她哭得根本停不下来,小脸也哭得通红。”最终,疲惫不堪的埃米莉还是沉沉睡去。埃米莉系被哈马斯释放的第二批以色列人质按照托马斯的说法,被关押的人质有充足的食物以及饮用水,埃米莉则开始吃抹了橄榄油的面包。埃米莉称,在此期间,没有人打过他们,但孩子们被要求不能发出声响,除了画画和玩一些卡片外,不能做任何事。“不幸中的万幸,埃米莉和希拉以及拉亚关在一起,拉亚像照顾自己亲生女儿一样照顾着埃米莉。”托马斯说。据悉,希拉与埃米莉在同日被释放,两人现在还在互相照顾对方,而拉亚目前仍未获释。以政府发出禁令:禁止获释囚犯庆祝,违者处以高额罚款作为协议的一部分,以色列也释放了部分关押的巴勒斯坦囚犯。萨拉·苏维萨便是本轮交换中,首批被以色列释放的巴勒斯坦囚犯。在获释后的她表示,自己在监狱中的经历堪称“羞辱”,“以色列在释放我们之前,切断了监狱里的电源,还对我们使用了催泪弹。”与苏维萨同批被释放的,还有现年38岁的女性伊斯拉·贾比斯。据悉,2015年,贾比斯驾驶的汽车在距离约旦河西岸检查站1.5公里处起火,以色列方面称此为一起“未遂的汽车爆炸案”,从而将贾比斯定罪,并对其判处11年监禁。有报道称,在那次事故中,贾比斯的面部被烧伤,但以色列方面拒绝为其进行手术。时隔八年后,被释放的贾比斯终于再次见到了自己的儿子。贾比斯(左)终于再次见到自己的儿子玛拉在以色列监狱里被关8年后,也终于在此次交换中被释放。2015年,16岁的玛拉因“涉嫌企图刺杀一名以色列官员”被捕,并被判处8年零6个月的监禁。尽管玛拉及其家人对这一罪名表示否认,但她还是被关入了以色列监狱中。在获释之前,以色列军方曾警告玛拉的家人,不要对玛拉的获释表现出兴奋或开心的情绪。“他们威胁称,如果我们敢表露出开心的话,就逮捕我们。”玛拉的父亲乔达特说道。另根据巴勒斯坦囚犯协会的一份声明,以色列政府还给被释放的囚犯提出了几条禁令:禁止本人或家人接受媒体采访、禁止在家中迎客、分发糖果以示庆祝。该组织还表示,违反禁令的人可能被处以高额罚款。有报道称,在临时停火的前四天,以色列方面释放了150名巴勒斯坦囚犯。但据巴勒斯坦囚犯协会消息,在这四天内,以色列又在东耶路撒冷和约旦河西岸逮捕了至少133名巴勒斯坦人。红星新闻记者 黎谨睿编辑 何先锋 责编 官莉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