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许家印背后的落马行长,贪了“9个小目标”

时间:11-16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89

许家印背后的落马行长,贪了“9个小目标”

图片来源:花瓣素材上周,两位“银行虎”的诉讼案有了新进展。其中:中信银行原行长孙德顺受贿9.79亿元一案,一审被判死缓。招商银行原行长田惠宇一审被控受贿逾2.1亿元,另涉及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内幕交易、泄露内幕多项罪名。今年,金融系统迎来了一场反腐风暴。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截至11月1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披露了87名金融系统干部被查,打虎行动渗进了国有大行、政策性银行、金融集团各个层级。当受贿、违规放贷等犯罪细节进入监察者的视线范围,金融圈与房地产行业不为人知的“隐秘角落”也随之浮现。贪了9个小目标的行长“他倾向于贷给房地产,主持行长办公会的时候就公开直截了当要求,全行一定要立刻把制造业贷款停下来,即便有100%的抵押,那也不行。”央视播出《零容忍》专题纪录片揭露了孙德顺对房地产的偏爱。公开信息显示,孙德顺2011年进入中信银行高层体系。在其担任一把手期间,中信银行贷款结构房地产贷款增长幅度达到40%多,而制造业贷款压降幅度达到30%多。一方面,当时与“螺旋式上升”的房地产行业合作,能够提高银行业绩;另一方面,孙还有谋利的心思。调查发现,一些房地产公司老板与孙关系密切,并存在利益交换。例如,一名房地产公司老板曾以投资为名,向孙德顺实际控制的公司输送1000万元,得到的回报是获批贷款授信40多亿元。早在2019年9月,孙德顺就被曝失联,而这宗受贿案的办理持续了4年之久。原因在于,他将自身这条利益链隐藏得很深。孙德顺有一个特点就是不收现金,“他认为收现金太低端了,太简单粗暴了。”他设计了结构极为复杂的重重掩体:2家平台公司、10多家项目公司、多家空壳公司。两家平台公司是核心经营团队,是第一层“影子”;平台公司之下,又设立了十多家项目公司作为第二层“影子”。上述项目公司和行贿企业不是直接交易,而是双方各自再成立空壳公司作为第三层“影子”。多层“影子公司”层层嵌套,资金往来伪装成各种貌似合法的金融产品、股权投资协议,才完成了巨额利益输送。最终经过统计,孙德顺受贿达到9.795余亿元,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恒大高管中频繁出现“中信血统”不少出事的头部房企,像恒大、佳兆业、泰禾、融创,都曾与中信银行深度绑定。尤其是恒大,中信银行曾是许家印最大的“金主”之一,重大合作基本上发生于孙德顺任职期间,为恒大提供了数千亿以上授信额度、贷款、基金。中信系与恒大系的高层人事流动中,也有不少交集。比如,曾执掌恒大人寿的朱加麟,有30多年的中信体系工作经历。2014年9月到2017年9月间曾任中信银行副行长,正好是孙德顺的副手。恒大的2号人物、“打工皇帝”夏海钧,曾任职中信华南集团东莞公司,后受许家印赏识被挖至恒大。原中信银行副行长张强、原中信银行总行机构业务部总经理沈国勇也都先后跳槽至恒大控股的盛京银行担任要职。中信银行一边与房企牵手狂奔,一边后遗症显现。2018-2020年,中信银行房地产业的不良贷款余额由10.82亿元增长至96.33亿元,不良贷款率由0.35%激增至3.35%。这两年,由于行业景气度并没有好转,中信的涉房不良情况仍在恶化。截至今年6月底,该行涉及房地产业不良贷款余额较上年末增加64.4亿元,达到近150亿元,不良贷款率上升2.21个百分点至5.29%,在同行中处于高位。光大集团两卸任董事长齐落马同样与恒大关系密切的,还有“光大系”。今年1月5日晚间,有媒体报道称,恒大集团原执行总裁柯鹏被警方带走调查,事涉恒大深圳旧改事宜。3个月之后,光大信托深圳区域多人被带走调查。消息传出,光大信托与多家房企合作的深圳旧改爆雷项目,资金出借过程中存在行贿受贿行为,其中就包括恒大。光大信托受房企牵连,在2021年已有蛛丝马迹。当年,从光大信托董事长之位卸任的闫桂军,因恒大200亿、佳兆业40亿元投资决定,被有关部门多次叫去问话。光大信托出事同时,退休一年后的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晓鹏也于今年4月被查。李晓鹏出生于1959年,2014年起任招商局集团总经理、董事、副董事长,2017年12月起担任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晓鹏与许家印的交集源于2016年,许家印领着夏海钧开始拜访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各大金融机构和企业。在深圳,时任招商局集团副董事长、总经理的李晓鹏接见了许家印并与恒大签订了战略协议,将推动地产、金融、互联网、健康、文化旅游等产业的全面合作。李晓鹏调任光大“一把手”后,恒大更与光大保持着紧密联系。在中纪委的通报中,李晓鹏老乡情结浓厚,在光大内部,李晓鹏任期内倾向用“河南籍”人手,光大后来被查的14人当中就有7人为河南籍。让人浮想联翩的是,许家印也是“河南老乡”,坊间后续还出“许家印被抓或与李晓鹏有关系”的小道消息。据了解,光大的这轮反腐,几乎涵盖了银行、证券、实业、信托等各个金融业务版块,3年已有十余名高管“落马”,先后两任董事长被带走调查。李晓鹏的前任、中国光大集团股份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唐双宁也于今年7月被查。建行反腐,带走了房企老板和高管招行原行长田惠宇,于去年4月被查,后面招商银行行长王良公开表示:“田惠宇案件是个人事件,与招商银行没有直接的关系。”随后,更多的猜测指向,田惠宇被查与其在建行10多年的工作经历有关。自去年中央第十巡视组进驻中国建设银行后,建行一直处于金融反腐风暴中心。田惠宇曾待过的建行深圳分行,就有三名高管与其同期落马。建行这轮反腐,房企老板,以及跳槽到房企的老建行员工,也“没躲过”。去年3月,泰禾集团董事长黄其森、集团执行副总裁黄曦、集团副总裁林文华被带走调查,三人均有建行的工作背景。当时泰禾官方强调,董事长黄其森调查是协助调查,并非与泰禾经营有关。后经中纪委披露,中国建设银行机构业务部原总经理黄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黄曦1986年毕业于南开大学金融学系,此前在建行有32年工作经历,历经公司业务部、集团客户部、投资银行部、机构业务部等多个重要部门。2018年8月,这位建行大将加入泰禾担任执行副总裁,分管资金部。有小道消息称,黄曦当时是被黄其森以千万年薪挖来。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泰禾陷入了流动性危机,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9月底,泰禾集团现金/短债比仅为0.27。而黄曦进入泰禾后不到半年,泰禾就成功与建行福建分行签署了一项金额达100亿的综合融资协议。目前,黄曦、林文华还未有新消息传出,但协助调查的黄其森已经重新回到董事长位置。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